人妻潮喷中午字幕在线播放|国产在线观看www鲁啊鲁|无码中文av一区二区三区

<p id="ef4fx"><cite id="ef4fx"></cite></p><span id="ef4fx"><button id="ef4fx"></button></span>
      1. 
        
          <mark id="ef4fx"><ol id="ef4fx"></ol></mark>

        1. <meter id="ef4fx"></meter>

            <listing id="ef4fx"><dfn id="ef4fx"></dfn></listing>
          1. <listing id="ef4fx"></listing>
          2. <mark id="ef4fx"></mark>
              <small id="ef4fx"><dfn id="ef4fx"></dfn></small>
              當前日期: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手機版

              西柏坡手機站二維碼

              西柏坡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獻研究

              分享到:

              聯系我們

              紅色教育的課堂
              思想鍛煉的熔爐
              聯系人:劉主任
              手? ?機:18970600002
              聯系人:李主任
              手? ?機:13731075897
              QQ:258374936
              Email:258374936@qq.com
              網? 址:www.hzyanyi.net

              西柏坡時期中國共產黨統戰思想的探索、實踐與發展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7-01 02:24:37 閱讀:38次

                摘要:統一戰線是中國革命勝利的三大法寶之一。西柏坡時期,中國共產黨對統一戰線高度重視,在全國積極架構了社會基礎深厚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堅定確立了在統一戰線中的領導地位,并且,在革命勝利的最后關頭,成功地對新中國的民主政治生態進行了有效地探索與實踐,為中國走向現代民主國家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關鍵詞:人民民主統一戰線 統一戰線領導權 “五一口號” 民主政治西柏坡時期,是中國革命走向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在此背景下,中國共產黨不僅在軍事戰場上運籌帷幄,以摧枯拉朽之勢力扣中國革命勝利之門,并且,在武裝斗爭之外的第二戰場——人民統戰工作上,更是眾望所歸,贏得了社會各階層民眾的衷心支持,堅定地站在了革命洪流的中心,一呼百應,與各民主黨派攜手前進,共商大計,開啟了獨具中國特色的民主政治征程。

              一、西柏坡時期,中共在解放區、國統區進行了區域廣闊、層次交錯的民心爭取工程,架構了社會基礎深厚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明確了中共的統戰對象。

              西柏坡時期中共統戰思想直接體現于架構深厚社會基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上。這對于全國人民來說,它是自身和國家意愿追求過程中,對國家政治力量與民與己實際行動自然抉擇的結果。但對于國共兩黨來說,它更是中共探索民主之新中國與國民黨獨裁、迫害政策鮮明對比的主觀行動結果。

              第一,在解放區進行徹底土改,使中共在后方擁有著深厚的社會基礎。1947年7月,先行到達西柏坡的中央工委,按照中央任務指示,在劉少奇的領導下召開了全國土地會議,頒布《全國土地法大綱》,在廣大解放區實行了徹底的土地改革。截止到1948年11月,在擁有2.7億人口,面積約235萬平方公里的解放區(內蒙古自治區和華南除外),業已完成土地改革的地區約有1.68億人口,分得土地的農民約有1億人。解放區土地改革不僅使廣大農民在經濟上分得土地,分到了糧食、房屋、衣服等,更在政治上大力度鏟除了中國農村幾千年的宗法制社會基礎,使得占農村人口70%左右的貧雇農徹底翻身成為自己的主人,占農村人口20%左右的中農利益得以維護,徹底孤立與打擊了人口只有8%(土地面積占到70、80%左右)的地主富農,絕大多數農民在經濟與政治雙利益雙獲的同時,便開始極力衷心擁護為人民打天下的中國共產黨及解放軍,這成為中共坐擁解放區廣大農村深厚社會基礎的根本原因。

              第二,在蔣管區號召群眾進行反抗斗爭,成功開辟了第二條戰線。中共自1947年3月,被迫停止在蔣管區進行公開活動后,按中央指示,開始通過地下組織,積極建立并利用“第二條戰線”領導愛國群眾堅決進行反蔣反美活動,尤其是在蔣管區發起了三次反抗高潮。即從1946年12月底,北京大學48位教授和學生們抗議美國士兵強奸北京大學一名女生的暴行始,到1947年1月初,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幾十個大中城市五十多萬學生,相繼舉行罷課和游行示威,并迅速獲得了工人、教員和其他人民群眾的支持,掀起了蔣管區第一次反抗高潮;1947年5月,上海各校學生以“反饑餓、反內戰、反迫害”為口號的學生罷課示威運動,和遍及六十多個大中城市工人罷工、教員罷教等各界人民的反美反蔣斗爭,掀起了國民黨統治區的第二次反抗高潮。第三次高潮則是1948年5月間,上海學生同文化界、新聞界和其他各界一起,展開了反對美國扶植日本侵略勢力復活的愛國運動,這個運動也迅速地擴展到其他許多城市。在蔣管區領導的如火如荼的群眾反抗運動,有力地揭露了國民黨反動派的真面目。而面對學生和社會各界為生計、為民主、為國家獨立自強而進行的抗爭,國民黨直指中共之“蠱惑”與“煽動”,并采取了極端野蠻的鎮壓辦法,毆打和逮捕廣大愛國人士,大大撼動了國民黨的統治基礎。正如李濟深所言,執政者不自反省,動輒曰:“顯受反動共產黨直接間接之策動……殊不知,執政者反動,即使無共產黨,人民亦會起來革命,執政者不反動,縱有共產黨,亦不愁人民會起來革命,其理至明?!盵i]第三,在國民黨壓榨民主黨派政治活動空間下,積極保護、爭取并引導其走上適合中國國情的民主道路。隨著內戰的日益發展,國民黨政府對民主黨派及愛國人士進行殘酷迫害。1947年5月3日,國民黨中央社發表所謂“中共地下斗爭路線綱領”文件,誣陷民盟和民主促進會、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民主建國會、農工民主黨等為中共操縱指使的“工具”,并妄談“民盟組織已為中共所實際控制,行動亦均系循中共意旨,”[ii] 10月27日,國民黨聲稱:“查民主同盟勾結共匪,參加叛亂”,“政府已將該民主同盟宣布為非法團體,今后各地治安機關,對于該盟及其分子一切活動,自應根據妨害國家總動員令懲罰暫行條例及‘后方共產黨處置辦法’嚴加取締,以遏亂萌,而維治安?!盵iii]隨后,其他民主黨派也被迫禁止在蔣管區進行公開政治活動。至此為止,民主黨派在蔣管區幾乎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政治活動空間,而之前一直所幻想的在國民黨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專政和共產黨所領導的人民民主專政之外的“第三條道路”也從根本上斷掉了實現的可能性。在民主黨派及其成員慘遭國民黨迫害的現實條件下,中共一直堅持通過地下組織竭盡全力對民主黨派的成員進行保護,尤其是民主黨派被禁止在蔣管區進行公開活動后,按照中共中央指示,上海地下組織的精心安排、周密考慮,秘密地把民盟、救國會、民革等主要負責人安全轉移至香港等地區。及至中共革命勝利形勢已現,開始描繪新中國藍圖的之時,中共又著力保護與轉移民主黨派成員北上解放區,為其在新中國建設中施展愛國政治抱負的提供政治空間。

              第四,在國民黨軍隊內部進行宣傳與瓦解,直接撼動了國民黨的自身基礎。中共在國民黨軍隊中進行的“高樹勛運動”宣傳和優待俘虜的政策的感召對于其內部瓦解起到了重大作用。關于“高樹勛運動”,毛澤東、朱德等中共領導同志高度重視,親自號召,為此,各地設置了專門機構,并調派大批干部,專心從事此項工作。而關于俘虜政策,中共堅持了一向的政治教育原則,所有的俘虜給以寬大待遇,不論官兵,一律不殺不辱,與此同時,中共積極利用大量俘虜的現有條件,指示進行瓦解工作的詳細工作方法,“多開俘虜官兵座談會,利用廣播逐日發表俘虜官兵全體姓名,讓俘虜寫信回家,寫信給其友人同學……,書報上登載俘虜官兵報告平安的集體廣告等等?!边@兩項運動和政策的大力開展,配以中共節節勝利的革命形勢,導致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接受中共改編等現象在西柏坡時期國共軍事戰場上層出不窮。1947年,國民黨軍隊起義及被解放軍俘虜人數是98.1萬,占該年度殲敵總數64.4%。1948年,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接受改編及被解放軍俘虜的人數是247.8萬,占該年度中共殲敵總數81.2%,而到了1949年,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接受改編及被解放軍俘虜的人數為220.6萬,高達該年度殲敵總數92.7%。整個解放戰爭期間,國民黨軍隊起義、投誠、接受改編,加上被解放軍俘虜的國民黨軍隊(主動停止軍事抵抗、甘做我軍俘虜人員)總數達636萬人,占中共殲敵總數的78.8%。[iv]事實顯示,在人民解放戰爭的歷史潮流中,國民黨系統內部陸??杖娙轿坏牡耐呓馀c分裂最直接地摧毀了蔣介石反動統治基礎,從側面有力地反映了中共民心基礎。

              在日益鞏固的人民統一戰線基礎上,毛澤東明確指出了中共的統戰對象是:“聯合工農兵學商各被壓迫階級、各人民團體、各民主黨派、各少數民族、各地華僑和其他愛國分子……”,[v]以國民黨為代表的大地主大資產階級被排除在外,聯合人民民主統一戰線的下的各統戰對象,“打倒蔣介石獨裁政府” 成為中共“最基本的政治綱領”。

              二、西柏坡時期,軍事戰場上取得的巨大勝利,奠定了中共的政治自信,這使得以民主、團結為政治主張的中共有能力堅定確立在統一戰線中的核心領導地位。

              領導權是統一戰線政策中的核心問題,直接決定著革命的前途。西柏坡時期,中共在強有力的軍事勝利形勢和真誠的民主、團結政治主張與行動號召下,革命統一戰線中的領導地位得以最終確立。

              第一,中共自成立后,一直堅持不懈追求革命統一戰線領導權。根據中國革命的實際情況,統一戰線領導權與革命領導權始終相從相隨,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兩者從本質上是一致的。中共自成立起就以取得革命統一戰線的領導權為自己的戰略目標。

              大革命時期,剛剛走上政治舞臺的中共,由于經驗的欠缺,在黨的理論政策和斗爭方向上對于共產國際有著“母體”依附的嚴重稚嫩性。1923年,按照共產國際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并且“努力站在國民黨中心地位”的指示,中共開始了朦朧的革命領導權意識,尤其是四大上通過的《對于民族革命運動之議決案》中明確指出:民主革命“必須最革命的無產階級有力的參加,并且取得領導的地位,才能夠得到勝利”。但是一旦訴諸實踐,深知自身力量弱小的中共領導人往往要一方面主張爭取領導權,一方面又告誡黨員“做法要自然,不要暴露自己的用意?!薄笆聦嵣喜豢赡?,斷不宜強行之” [vi]等。及至國共第一次合作失敗,中共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關于如何爭取革命領導權的可行回答與辦法。

              大革命失敗后,受到國民黨資產階級背叛革命的強烈刺激,中共在統戰政策制定上進入最為極端化時期,整個統一戰線排斥了資產階級,甚至排斥了占中國人口大多數的小資產階級,極力效仿蘇聯,成立“工農蘇維?!闭?,結成工農專政統一戰線,大大孤立了自己。對于分割四處的農村革命根據地來說,為了對抗國民黨的圍剿活動,保存力量生存下來是最現實的目標。因此,土地革命時期的中共幾乎沒有精力,更沒有能力爭取革命領導權。

              抗日戰爭的爆發,為從成立就扛起徹底反帝大旗的中共提供了廣闊的生長空間。自1935年9月,發表《為抗日救國告全國同胞書》之后,中共不僅成為組織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首倡者,同時也成為對于革命領導權相對理性而注重策略的積極爭取者。1937年2月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后第二次國共合作形成,包括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的全民族抗日統一戰線也基本形成。國民黨作為全國的合法政府,在全民族統一戰線中自然處于合法的領導地位,中共在國共合作中,再次面臨了如何對待領導權的問題。此時期,已經相對成熟的中共,不再空喊爭取領導權的口號,而是以退為進,強調戰略與策略的統一與變通,在統一戰線中堅持“獨立自主”的地位。為此,中共在第六屆中央委員會擴大的第六次全體會議上通過《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問題》的報告后,毛澤東進一步提出了“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反對頑固勢力”的統戰策略??v觀抗日時期,中共實際上仍如既往,在不懈追求統一戰線的領導權,但是,卻能夠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把對于領導權的實現放在戰略目標上,而不是立即實現的需求上。通觀此時期中共文件發現,戰略上對于“無產階級領導權”的呼吁和堅持在統一戰線中的“獨立自主地位”,以及在原則上堅持靈活的策略斗爭是中共爭取領導權行動的主要表現。

              第二,西柏坡時期,軍事戰場上的勝利發展之勢奠定了中共在統一戰線中的領導地位。1947年12月,毛澤東指出“……統一戰線還必須是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的領導之下。沒有中國共產黨的堅強的領導,任何革命統一戰線也是不能勝利的?!盵vii]西柏坡時期,毛澤東同志敢于明確向全黨發出這樣的號召,是建立在迅速發展的革命形勢,準確把握中國革命規律之上的。截止到1947年11月,在戰爭進行了十七個月之后,中共軍隊不僅“……打退了蔣介石的進攻,保存了解放區的基本區域,并使自己轉入了進攻?!?[viii]而且,解放戰爭的發展速度基本上和毛澤東提出的“每年殲敵一百個旅(師)左右”的進度相符,這無形之間給予中共領導人巨大的勝利自信。而接下來的戰爭形勢,可喜地又超出了中共對戰爭進度的設想。1948年10月還在估計“在大約五年左右的時間內(從1946年7月算起)……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的反動統治,是有充分可能性的?!盵ix] 11月的毛澤東就欣喜指出“最近則起了一個突變。經過戰爭第三年度的頭四個月,即今年七月一日至十一月二日沈陽解放時,……四個月內,即被人民解放軍殲滅了營以上部隊合計共八十三個師,其中包括六十三個整師。這樣,就使我們原來預計的戰爭進程,大為縮短。原來預計,從一九四六年七月起,大約需要五年左右時間,便可能從根本上打倒國民黨反動政府?,F在看來,只需從現時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時間,就可能將國民黨反動政府從根本上打倒了?!盵x]在遼沈戰役勝利結束后,國共力量發生變化的新形勢下,毛澤東對中國軍事進程的預見更加自信,并且最終得以證實。在半殖民地半封建舊中國,必須進行“槍桿子里出政權”的革命道路選擇下,中共在軍事戰場上的絕對優勢為其對政治戰場上主動權掌握提供了不可缺少的支撐。

              第三,各民主黨派順應歷史潮流,主動接受中共領導。以中國各階層人民為基礎的人民團體和以民主資產階級為社會基礎的各民主黨派,并不是一開始接受中共領導的。1947年10月,民盟等民主黨派被國民黨當局宣布為“非法團體”和中共發布“五一”口號是歷史轉折點。在此之前,各民主黨派與中共雖然聯系緊密,但是更多的是獨立地站在中國政治舞臺上,或者希望在野黨的身份合法化,并希望召開協商會議,改組國民政府,仍以國民黨領導為國家正統,或者希望在國共之間走向資產階級共和國的“第三條道路”。1947年10月,民盟被國民黨政府宣布為“非法團體”,各民主黨派也被禁止公開在國統區進行活動后,陸續轉到香港繼續進行政治斗爭,開始接受中共關于時局的主張,在發表宣言時,發出聯合中共和其他民主黨派,明確發出推翻蔣介石獨裁政權的號召。民革在香港成立時,宣稱“吾人基于以上之共同認識,僅于中華民國37年1月1日正式成立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脫離蔣介石劫持下的反動中央,……愿與全國各民主黨派、民主人士攜手并進,徹底鏟除革命障礙,建立獨立、民主、幸福之新中國?!盵xi]民盟一屆三中全會在香港召開,達成一系列聯共反蔣決議:“全體盟員今后將更堅強的站起來,為徹底摧毀南京反動獨裁政府,為徹底實現民主、和平、獨立、統一的新中國而奮斗”,并通過政治報告:“第二,……自從本盟被南京反動獨裁政府勒令解散以來,一切所謂‘中立’、‘中間’的說法和幻想,早已被徹底粉碎了;第三,我們要公開聲明與中國共產黨實行密切合作1948年4月30日,中國發布“五一”口號,號召與各民主黨派重開政治協商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诮⒚裰髦袊墓餐沃鲝?,各民主黨派熱烈響應,并紛紛開始表示,愿意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為成立和建設新中國“獻其綿薄”。1948年10月2日,中國民主同盟代筆沈鈞儒、章伯鈞致電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表示“愿竭所能,借效綿薄,今后一切,期待明教?!?949年1月22日,已赴解放區的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55人代表聯名發表《我們對時局的意見》,聲明,“愿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獻其綿薄,共策前進?!?2月26日,各方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及無黨派人士進入北平后,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的盛大歡迎大會紛紛講演,表示一致主張徹底實現毛澤東主席提出的國共和談的八項和平條件,要堅決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將革命進行到底等,至此,中國各民主黨派順應歷史發展潮流,全部主動自愿接受中共的政治領導。

              1949年6月15日,毛澤東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上解釋了為什么民主黨派熱烈響應中共的根本原因:“……必須打倒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必須召集一個包含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界民主人士、國內少數民族和海外華僑的代表人物的政治協商會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并選舉代表這個共和國的民主聯合政府,才能使我們的偉大的祖國脫離半殖民地的和半封建的命運,走上獨立、自由、和平、統一和強盛的道路。這是一個共同的政治基礎。這是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界民主人士、國內少數民族和海外華僑團結奮斗的共同的政治基礎,這也是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的政治基礎。這個政治基礎是如此鞏固,以至于沒有一個認真的民主黨派、人民團體和民主人士提出任何不同的意見,大家認為只有這一條道路,才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正確的方向。

              三、西柏坡時期,中共積極推動中國走向現代民主國家方向,確立了獨具特色的多黨合作政黨制度,厘定了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國家政權格局,并搭建了雙方合作的有效政治平臺?!      ?                                                                                                                                                                                                                                                                                                                                                                                                                                                                西柏坡時期,在新民主主義革命即將取得勝利的最后關頭,未來新中國政權是要繼續獨裁與專政,還是走向民主與開放,這對于即將走向執政地位的中共來說是必須表明態度和與進行行動的關鍵時刻,而顯然,如何處理與中國的其他政治力量——各民主黨派的關系,會成為衡量中國政治走向的重要標志。在世界上200多個國家中,實行政黨制的國家占90%以上,因此借鑒世界政治文明經驗,帶領中國走向現代意義的民主國家,首當其沖地是應當選擇適合中國國情的政黨政治。西柏坡時期,中共積極探索了新中國走向民主政治的實現途徑,并清晰厘定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多黨合作與協商制度的具體內容。

              第一,確立了中國實現多黨合作政黨制度的現代民主國家框架。在中國近現代史上,無數仁人志士為在中國實現多黨民主政治而拋頭顱、灑熱血。尤其是辛亥革命后,頒布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中第一次以政府綱領形式允許有“結社之自由”,初現民主端倪的中國立即涌現出大大小小的300多個政黨政團。在政黨林立的情況下,以孫中山及宋教仁為首的國民黨,始終以在中國建立民主共和制度,實現多黨民主政治為目標。只可惜,在封建勢力阻撓下,以政黨參與的現代民主政治難以在中國實現。及至蔣介石時代的國民黨,在中國廣大人民渴求民主的政治追求中,卻是一再以空民主之名而行真獨裁之實,中國仍難有走入民主國家行列的希望??箲鸾Y束時,中共和各民主黨派共同舉起“反內戰、反獨裁”的大旗,呼吁中國走多黨政治協商的道路,并最終促成了1946年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但是內戰的爆發再次擊碎了中國民主之夢。西柏坡時期,中國實現多黨合作制政黨制度的主觀客觀條件日漸成熟。從抗戰起,中共與各民主黨派追求民主、獨立、富強新中國的共同政治主張與行動,成為新中國可能實現政黨政治的重要歷史前提;各民主黨派順應歷史潮流,自愿接受中共政治領導是實現政黨政治的必要條件,而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領導人對“聯合政府”的追求,“人民民主專政”國體的確立,是新中國實現多黨合作政治生態的充分條件。但是實行政黨政治,借鑒歷史經驗,顯然,中國既不可能實現西方的“一黨制”、“兩黨制”,也不可能多黨輪流執政的“多黨制”,在中國歷史發展經驗和現實政治環境中,最終形成了獨具中國特色的多黨合作制度。它的特點在于:各個民主黨派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領導下,在共同政治和經濟基礎上的合作共事,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服務。事實證明,這種獨具中國特色的政黨體制已經內化為中國體制的重要力量,在推動中國政治進步、經濟發展和社會安定方面發揮著積極的作用。

              第二,厘定了民主黨派在國家建設中參政議政的政治身份。多黨合作不是一紙空文,各民主黨派作為國家重要的政治力量,如何界定其政治身份至關重要。西柏坡時期,中共不僅決定邁出中國實現政黨制度的現代步伐,更是在實際政治參與中,從整個國家政權體系厘定了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重要地位。七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在大會上告誡全黨在新中國的政權建設中“必須把大多數民主人士看成和自己的干部一樣,同他們誠懇地坦白地商量和解決問題,……使他們在工作崗位上有職有權”。這是中共向全國發出的民主黨派人士應該參政議政的重要信號。而從“聯合政府”到“人民民主專政”政權體制的不斷探索,更是深刻包含著中共對民主黨派及無黨派民主人士在國家政治參與中地位的積極思考。在整個國家政權體系,“聯合政府”可謂“框架和輪廓”,直接體現了中共與各民主黨派的關系,即中共領導下,各民主黨派參與聯合政府,體現到現代國家政治生態上,實質上就是執政黨和參政黨關系。而“人民民主專政” 則是具體內容,是從更為廣泛的社會基礎上來全盤考慮國家政權的參與,要求有“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的參與,而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民主黨派的社會基礎就是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梢哉f,從社會基礎上考慮小資產階級及民族資產階級也就充分肯定了其代表即各民主黨派在新中國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因此,無論是直接從政黨考慮還是從社會基礎來看,各民主黨派參政議政地位已經在國家政權體系中確定下來。

              第三,搭建了與民主黨派進行有效合作的政治平臺——政治協商會議。如何與各民主黨派進行有效合作,充分發揮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的力量,是進行國家民主建設的具體步驟。毛澤東于1948年4月30日,向全國發出“五一”口號,提出中共與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的倡議。這個“政協會議”的倡議顯然是受到1946年重慶政協會議的影響。舊政協雖未發揮作用,但是政治協商可以代表的民主、團結的精神卻深植于廣大人民心中,這也正是中共一貫的政治主張,以“新政治協商會議”來搭建中共與各民主黨派緊密合作的政治平臺,這樣既順應了中國廣大人民和各民主黨派所追求的民主與團結的心愿,又構建了中國式民主政治實現的有效途徑。新政治協商會議自成立就在中國的政治舞臺上發揮了重要作用。首先,在中國革命尚未取得全面勝利的形勢下,國內尚沒有條件召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條件下,第一屆政治協商會議以其廣泛的代表性和民主性,暫時代替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了新中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選舉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并行使著最高國家權力的職能。1954年,在普選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以后,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移交代理職能,基于憲法中明確規定“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將長期存在和發展”的規定,中國政治協商會議開始作為新中國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的有效組織形式和機構進入常態化發展軌道,在國內就有關國家建設事業的根本大計及其他重要措施,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中央人民政府提出建議案,發揮其參政、協商及監督職能。事實證明,按照“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中國政治協商會議已成為發揮中國特色民主政治優勢的重要平臺與機構。

              總之,西柏坡時期,中國共產黨在充分尊重客觀實際,遵循歷史規律的基礎上建立起來人民民主統一戰線成為解放中國的第二戰場,它為瓦解國民黨反動統治,推動中國革命迅速走向勝利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同時,中共與各民主黨派及無黨派民主人士在統一戰線的歷史凝聚下,共同締造了獨具中國的民主政治生態,為新中國走向現代民主國家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作者:陳宗良,西柏坡紀念館黨委書記、研究館員。

               

              國家一級博物館
              A A A A A
              國家級旅游景區
              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
              國家級風景名勝區

              紅色教育的課堂·思想鍛煉的熔爐

              Copyright 2018 - 2024 平山縣正德文化培訓中心 · 專注中國紅色教育十五年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河北省石家莊市平山縣柏坡西路126-3 紅色專線:18970600002 冀ICP備2023022901號-1

              <p id="ef4fx"><cite id="ef4fx"></cite></p><span id="ef4fx"><button id="ef4fx"></button></span>
                  1. 
                    
                      <mark id="ef4fx"><ol id="ef4fx"></ol></mark>

                    1. <meter id="ef4fx"></meter>

                        <listing id="ef4fx"><dfn id="ef4fx"></dfn></listing>
                      1. <listing id="ef4fx"></listing>
                      2. <mark id="ef4fx"></mark>
                          <small id="ef4fx"><dfn id="ef4fx"></dfn></small>